央廣網北京10月16日消息(記者侯艷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,昨天上午,在北京燦爛的秋光中,70多位各界文藝工作者,涵蓋了文學、戲劇、音樂、舞蹈、美術、書法、攝影、曲藝、雜技、影視等各個領域,共聚人民大會堂,參加文藝工作座談會。
  雖然他們當中的絕大多數人都是不久前接到的通知,但是所有人都放下了手頭的工作,有的甚至緊急中斷了正在國外的訪問行程,趕回國內參加會議。
  因為他們預感到,如此罕見的高規格的文藝工作座談會,註定將為中國文藝事業的發展吹響新的號角,揚起新的風帆。在座談會上,文藝工作者代表與習近平總書記如何面對面,共商文藝繁榮發展大計?
  鐵凝:在他的作品里,我能強烈的感受到他的呼吸就是廣大農民的呼吸,他眼中的光就是照亮了無數勞動者心靈的光,他的筆下凝註著人民疾苦憂患的重量。
  正在講話的是中國作協主席鐵凝,她追憶已故河北鄉土作家賈大山,並談起《當代人》雜誌早在1998年發表的一篇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習近平3000多字的文章《憶大山》:
  鐵凝:當年讀了總書記的文章,我一直在想是什麼讓他們結下了那樣深摯的友誼,我想是因為賈大山的高尚人品,同時也是因為賈大山是一個深深扎根於人民之中的作家。
  33習近平說,社會主義文藝,從本質上講,就是人民的文藝。
  習近平:賈大山對人民的熱愛我很受感動,他給我印象最深的是憂國憂民的情懷。人民是文藝創作的源頭活水,一旦離開人民,文藝就會變成無根的浮萍、無病的呻吟、無魂的軀殼。能不能搞出優秀作品,最根本的決定於是否能為人民抒寫、為人民抒情、為人民抒懷。
  74歲的尚長榮,在京劇舞臺摸爬滾打了一輩子,他是中國戲劇界首位梅花大獎得主,也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首批傳承人。身為傳統藝術的長者,他談的最多的卻是創新。
  尚長榮:傳統並非不創新,古典也並非不時尚。回顧戲曲藝術的道路,本身也是在包容創新中、兼收並蓄中發展演變。結合我自個兒關於《曹操與楊修》、《貞觀盛事》、《廉史於成龍》的創作實踐而言我想不僅要尊重傳統、研究傳統、繼承傳統,還要激活傳統。文學藝術不僅要帶給觀眾藝術享受,還應有觀照現實和啟迪作用。
  習近平對於這種創新探索給予了充分肯定:
  習近平:長榮同志講的現在一些我們的古典藝術、戲劇戲曲改革創新方面確實做得不錯。古為今用,以古見今 。你剛纔提到的《貞觀盛世》、《廉吏於成龍》我都看過,感到很有現實針對性,能夠起到啟迪、警示的作用,我支持你們繼續搞好這方面的工作。
  發言者當中,比尚長榮更年長的是84歲的著名編劇閻肅。講話一向直率、風趣的閻肅說,作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文藝戰線的老兵,自己也有風花雪月。
  閻肅:我們也有風花雪月,但那風是鐵馬秋風,花是戰地黃花,雪是樓船夜雪,月是邊關冷月。
  習近平表示贊同:
  習近平:我贊同閆肅同志的風花雪月,這是強軍的風花雪月。我們的軍旅文藝工作者,要圍繞強軍目標做自己該做的事情。
  就當下文藝創作中出現的問題,他們也發表了各自的看法:
  閻肅:近年來,打開小報或看有些電視節目,總感覺社會上緋聞醜聞、世俗惡俗,紛紛闖入眼帘,好像這才時髦,奪眼球。我們不能光看到評了多少獎,而要看看移風易俗、社會風尚、流行風味。
  習近平:低俗不是通俗,欲望不代表希望,單純感官娛樂不等於精神快樂。精品之所以“精”,就在於其思想精深、藝術精湛、製作精良。
  上海作家葉辛,是習總書記的同代人,他描寫知青的小說《蹉跎歲月》《孽債》等,曾引起社會強烈共鳴。
  葉辛:我要寫的都是我生活中體驗過的,只要準確地把我們這代人的思想感情表達出來,是會有讀者的。不斷地向生活學習,不斷地感受生活,不斷地在生活中捕捉新意,這是我四十年創作的心得。每一個有追求的當代作家應該為我們的祖國、當今生活的時代書寫新的篇章。
  由於同樣有過上山下鄉的經歷,習近平對葉辛的發言很有感觸。
  習近平:我和葉辛都是上山下鄉的一輩,你說的我很能理解,你是在南方的貴州,我是在陝北黃土高原。寫這些東西才是真實的。
  習近平說,藝術一定要腳踩大地,並追求真善美的永恆價值。
  習近平:藝術可以放飛想象的翅膀,但一定要腳踩堅實的大地。文藝創作方法有一百條、一千條,但最根本、最關鍵、最牢靠的辦法是扎根人民、扎根生活。應該用現實主義精神和浪漫主義情懷觀照現實生活,用光明驅散黑暗,用美善戰勝醜惡,讓人們看到美好、看到希望、看到夢想就在前方。  (原標題:習近平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 指明文藝工作方向)
創作者介紹

碧咸

bl04blxea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